最近三個月,我和另一個夥伴花了上百小時帶著一群高中、大學生和自學生進行一個實作專案,我的角色不是老師,更像是Mentor或是Coach,不親自出手,只「出一張嘴」陪他們討論、執行、檢討、優化,然後不斷重複以上動作。

這段時間下來,幾位同學在很多地方的表現都令人驚豔,他們的「能力」在同儕中絕對是佼佼者。不過從他們身上,我深刻感受到,台灣的教育過於偏重「知識」的傳授,卻忽略了「最重要的事」。

專案告一段落,我和另一位Mentor的共識就是,我們期待的不是同學們在技能上的進步,技能,再學就有了;但我們最在乎的是他們養成了什麼「思維」,因為一個好的「工作態度」會跟著他們一輩子!

以下這8個思維,正是我認為「學生」該徹底拋下的:

原發表於 @learning_sheep 歡迎追蹤

1. 只會分工,不會「合作」

【在學校最常見的】分組做報告的時候,大家開始分工,每個人負責一部分,再一個人負責「統整」。最後把各自的部分交給統整的「苦主」,剪剪貼貼順一下格式,一份好像是一回事的報告就可以交,大家都拿到了分數,問題是那份報告能看嗎?

【職場的真實世界】工作當然是要分配的,但不是分完就好了,而是每個人都要清楚自己扮演的角色,在事中就不斷有意識地、固定頻率的討論,了解彼此的進度、是否需要互相配合,如此一來最後產出的才會是「一個產品」,而非拼貼出來的散沙。這就是「產品思維」:每個人都知道自己負責的是整個產品,不只是螺絲釘。

2. 做人不做事,不如「對事不對人」

【在學校最常見的】又要分組報告了,趕快來揪好朋友、好兄弟或室友同組,然後就發現有的組員要不是進度不如預期,不然就是擺爛、搞失蹤,跟陌生人組隊一樣會遇到這種狀況,但為了不想得罪人、或連朋友都當不成,只好自己吞了。

【職場的真實世界】「做人」當然重要,但既然我們是為了「做事」才聚在一起,該溝通、該攤牌的沒理由自己吞下去,不需要為了做人綁手綁腳。溝通上要緊守「對事不對人」原則,有時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之處,進一步了解才有可能打破僵局、或重新分配權責。這才是「負責的態度」:我們是對事情負責,即便要做人也是為了把事情辦好。

3. 開會不是為了討論,而是要「定案」

【在學校最常見的】不管是分組報告,還是參加各種競賽、或辦活動,都有數不清的「會議」。問題是每次開會要不是非常冗長,不然就是沒效率、開到最後還是沒結論,抑或是打打鬧鬧、感情是很好啦,但我們不是來交朋友的吧!?

【職場的真實世界】除了少數工作,每天各種會議基本上是常態,關鍵不是開會,而是「會前準備」,一個好的會議從排定開會前就決定了,要有明確的會議目的以及大綱,確定每一個與會者的角色權責、各自需要提供資料,並確保所有人會前都看過資料,帶著各自的想法和決議來的。開會不是為了各抒己見,而是做決定;是為了節省時間,而非浪費時間的。

4. 不要等答案,而是提「方案」

【身為Mentor經常遇到】有學生來問問題,劈頭就是「遇到XX問題怎麼辦?」、「請問怎麼做YY?」、「可以幫我看一下ZZ嗎?」ㄟ這好像不是我的作業或工作吧?這些問題背後反映的都是「等答案」的心態,或是把自己的責任丟給別人。

【台灣教育的問題之一】多數人習慣被答案餵養,以為會有標準答案。事實上,大多數都沒有標準答案,在職場上遇到問題,不是去問主管怎麼辦,那是最不負責的行為。而是先分析問題,盡可能地查找資料和案例,提出各種應對方案,及不同方案各自的適用性和優劣,再去找Mentor或主管討論。這個過程才是「學習」:別人經驗當然好,但直接獲得答案,經驗永遠只是別人的。

5. 說到,就要「做到」

【在學校最常見的】常常在開會、朋友之間喇賽的時候,總是會有人不經意的提起,有些事情其實可以怎麼做、他也可以幫忙,或簡單到說要找誰一起出來聚會。但通常會發現,再去關心進度的時候,要不是什麼都還沒做、或根本忘了這件事,不然就是拖拖拉拉晚了一兩個月才搞定。

【職場的真實世界】不管是年度專案,或者只是約個飯局、幫忙打會議記錄這種小事,只要是你「答應」過的事情,時間到、事情就是要發生,沒有第二種可能。這些都代表了你的「credit」,不管大事小事,都要排除萬難去辦到。就算因為有事耽擱了,也要提早告知當事人,說明原因以及具體改到哪個時間完成

6. 做完,不等於「做好」

【在學校最常見的】工作分配完之後,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到死線,最後大家丟出來的東西,不是跟原本討論的不一樣,不然就是差強人意、根本不能用。每次都變成最後負責「統整」的那個人要當苦主,不眠不休的做完所有該補救和收尾的工作。你以為自己真的佔便宜了嗎?

【職場的真實世界】工作沒有做到100分、甚至是120分,根本就不該交出去。因為從我們經手過的每一件事,都代表了自己的「個人品牌」。同事、客戶或主管不見得認識你是什麼樣的人,但絕對記得你的「工作態度」,會對你的「工作成果」有印象,如果只是把東西「交出去」就好,60分的標籤會永遠跟著你,在職場上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7. 人脈不是認識多少人,而是「把自己做好」

【在學校最常見的】總是有人愛吹噓自己認識某某風雲人物、KOL,或哪個學長姐是她的朋友,不然就是跑過多少活動、受邀參加什麼菁英聚會、去哪些知名企業實習過,還是臉書有多少好友、刷了多少經歷/Title、IG有多少人追蹤、發文又有多少人按讚,好像有了這些「數字」就等於自己多有「人脈」?

【職場的真實世界】老實說,你認識多少人都沒有用,假如你是一個沒有credit、事情交到你手上也做不好的人,就算認識100個人,那只不過表示有100個人知道你是一個「不值得信任」的人。人脈的本質是「信任」,先把自己做好,承諾過、經手的每件事做到最好,就算只認識10個人,這10個人也會信任地把你推薦給更多人。

8. 評價你的不是數字,是「你的行為」

【在學校最常見的】學生的時候,多數人都會忍不住去在乎考試考幾分、學期末平均多高、班排多少,或是比賽最後獲得第幾名、辦的活動多少人參加、選的代表和幹部最後有沒有當選。即便是出社會、進到職場,還是很多人會迷失在自己的業績、流量、考績、有沒有得獎,或深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有功勞……等。

【職場的真實世界】事情永遠都不是「交出去」那一刻就結束了。沒錯,你當下會獲得一個數字,可能來自老師、主管、客戶或同儕,但那只代表「現在的你」,卻不等於「未來的你」。而人生是個「無限賽局」,關鍵不是這次成果,而是你能否馬上檢討、下次優化到什麼程度,那才是別人真正記得你的樣子

原發表於 @learning_sheep 歡迎追蹤
同時授權
《商業週刊》《關鍵評論網》《高中生資訊網》轉載。

若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訂閱我、或多支持claps👏🏻👏🏻👏🏻 
也歡迎分享
留言,期待與更多不同意見交流和討論:)


前幾天看到自己在11年前的一篇貼文,那時候FB在台灣剛開始蔓延,我還沒幾個FB好友,也不知道怎麼用社群媒體,很常在上面無病呻吟,當時我寫著「畢業八年的高中聚會,一年的研究所聚會,突然有點迷惘,現在人到底是為什麼要出社會工作?

雖然像個愛抱怨的屁孩,如今回頭看,我卻發現如果沒有當時那份抱怨、沒有那些「迷惘」,我也不會有現在的自在。

沒有那些迷惘,我可能會乖乖地找MBA畢業該找的工作,「順利」進入職場,然後不管過的開不開心,那份優渥的薪水、和多數人眼中的「好工作」,很可能讓我的人生從此少了其他可能性。

為什麼這樣說?

那些人生不同階段,我曾有過的迷惘

我還記得高中進入第一志願後,我突然發現怎麼考都考不贏班上的同學,一百分忽然變成遙不可及的時候,我心裡常常不時地冒出一個念頭「我到底是為什麼要讀書?

不過,那時候的我,從來沒有面對過這個迷惘,也沒有因此做過什麼,只是忙著翹課、打撞球、看小說,到了高三才急忙地念書考試,最後以全班(倒數)第二名的成績作收。

因為補習班化學老師一天到晚跟我們說,未來是材料和生科的天下,我大學志願幾乎全部都填材料,分數不到就填化學。最後,錄取一所私立大學化學系。

大學對我來說,最大的差別就是「離開家」的生活,也終於有一台自己的電腦。於是我繼續翹課、上BBS、聊MSN、抓影片、打球、談戀愛。

結果大一上學期差一學分被二一,那時候我覺得只要考前抱佛腳、不被當,學期末寄回家的成績單不要太難看就好了,反正我也不愛回家、自己住在宿舍很開心。

一直到大二升大三的暑假,化學系得找教授做專題,看到實驗室裡學長姐的「工作」,我才再次開始迷惘「這就是我畢業後的樣子嗎?

不論是繼續考研究所(當時全班一半以上的同學都從大三準備考研),還是去找相關工作每天陪試管、燒杯,我好像已經看到自己一輩子了,我更迷惘的是「我到底要什麼樣的工作和生活?

就因為好奇,我跑去選了一門商學院大一的「經濟學」,才發現與其在那邊背化學反應,我更有興趣了解「人如何做選擇」,後來還拿到那門課「書卷獎」,那是整個大學生涯我獲得唯一跟成績有關的獎(嚴格來說應該是國中畢業後唯一一個)。

也讓我下定決心不考化研所,轉考商管研究所,只是沒想到在補習班讀管理、念經濟如魚得水的我,進了MBA卻對研究所的課程大失所望,沒幾個老師的授課是讓人感興趣的,於是又再次開始迷惘「我到底想學什麼?

後來跟學長聊起「休學」的規劃,卻被一句話點醒「研究生不該期待老師教我們什麼,而是自己去找學習資源。」我開始大量參加活動,當各種幹部;參加商業競賽,被淘汰沒關係隔年再參加;跟同學創辦網站,遇到困難就想辦法找人脈找資源;自己投履歷找實習,一個暑假不夠我連續兩個暑假都在實習。

只是沒想到,MBA時期對外商、管理顧問也心生嚮往的我,因為「外務」太多沒有順利畢業,卻在幾次同學會中看到那些找到好工作、壞工作同學,除了薪水不同,其他都差不多的時候,我又再次迷惘了⋯⋯

於是畢業後的我,決定當完兵先去非洲當一年國際志工,回來後總算想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工作,在沒有任何背景下投入媒體業,從一個月不到22K開始,就這樣在網路媒體做了六年。

只不過在媒體的倒數兩三年,我心裡又開始冒出各種迷惘,「這是我想做一輩子的工作嗎?」「如果不做媒體我還能做什麼?」「我很在乎教育但我可以做什麼?

為什麼我覺得,迷惘是件「好事」?

回顧自己的學習歷程,大學的前兩年,我從高中第一志願跌到谷底,而且還在谷底唸到差點被二一,那時候的我除了考前一週會讀書,其他時間不是在球場、就是在網路上,那是迷失不是迷惘。

但唯一讓我「後悔」的是高中的自己,那個曾經一次又一次出現「迷惘」的自己,而我卻一而再再而三「錯過」,更沒有為此做過任何改變或調整。

或許是我覺得,身在第一志願,憑什麼去質疑讀書的意義?

國中努力唸書我才能考上第一志願,不就是讀書的意義嗎?

身邊的同學都在努力唸書,考個好大學就是讀書的意義吧!

於是,當時的我覺得「迷惘」是件「壞事」,那讓我懷疑自己,也懷疑身邊所有的人。所以我從來沒有、也不敢去面對那一份迷惘,只是假裝自己不迷網。

直到多年後,我才發現「迷惘」其實是件「好事」。因為要不是那些迷惘,我就沒機會去省思自己,去嘗試各種可能性,去改變現況的機會。

事實上,「迷惘」是我們得以重新認識自己的第一步,而這個「第一步」人皆有之,每個人從小到大都有各種大大小小的迷惘。

只是大多時候,我們都不覺得迷惘是件「好事」。

或者應該說,我們通常會覺得、或是被告知迷惘是個「壞事」,它讓我們患得患失,跟身邊的人不一樣,跟社會格格不入。

一旦認為迷惘是件「壞事」,我們就會跟自己說「不要想那麼多」,身邊的朋友或長輩也都會告訴我們「不要東想西想」。於是那個「第一步」通常變成了「最後一步」。

於是,我大學畢業就會去考化研所,做個行屍走肉的工程師;於是我MBA畢業就該去找個人人稱羨的工作,但其實自己一點也不快樂;於是在媒體做得好好的我不該還沒想清楚就先裸辭,結果好死不死遇到疫情爆發。

「該害怕的不是迷惘,而是假裝不迷網。」

就是因為,後來的我總相信迷惘是件「好事」,既然是好事,就沒什麼好害怕的,我可以大辣辣地面對,更敢於去嘗試,即便那個「答案」從來不會馬上就找到。

只要我們覺得迷惘是個「好事」,那「第一步」才有可能引發「下一步」,有了下一步,我們的人生才有更多「可能性」。

「解決問題的第一步,就是承認問題。」

有問題的,從來都不是「迷惘」本身,而是叫我們「別想太多你就XXX就好了⋯⋯」的那個念頭、或那個人。

本文原發表於此,同步授權轉載於《關鍵評論網》

若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訂閱我、或多支持claps👏🏻👏🏻👏🏻 
也歡迎分享
留言,期待與更多不同意見交流和討論:)


五月起全台被迫遠距教學後,很多老師都分享了不少「線上教學」心得,但比較少人談到要遠距帶一個「解決問題導向專案」要注意什麼?這種「課程」如果類比體制內教學現場,就像是高中的「自主學習」專案,或是某些大學在推的「問題導向學習(PBL)」。

五月下旬,筆者和另一位Mentor〔註1〕開始帶一群高中、大學生執行【疫情下的遠距學習亂象調查】,跟學校課程不同的是,這是在一個「Z星球」學習社群裡發起的「學習計畫」〔註2〕,是一門沒學分、沒師生關係、沒金錢往來的「課程」,而且從頭到尾都只靠「數位工具」進行,彼此從未實體見面。

以下從Mentor的角度分享,反省這一個多月來帶這個「做中學」專案的幾個關鍵反思:

1. 願意花多少時間在學習和執行?

在實務上,一個專案的執行當然會有預設要完成的項目和時程規劃,不過這些項目不見得是所有夥伴擅長、或有做過的事情,在執行的過程會需要花額外的時間去學習、去反覆的修改和更正。這些都不像一般課程的修課時數和作業量這麼「明確」,再加上團隊氛圍和成員的付出也會變、外部環境(社會)氛圍更會變,這些都會導致時程的變化。

【調整方向】試著帶夥伴提早盤點參與專案之外的時間,確認有多少「緩衝時間」,至少要用每週、每日的時數來估算。

2. 每個人的學習動機和期待?

接續上點,當夥伴們在執行的過程中發現,要付出的時間和精力都遠超過預期的時候,究竟當初為什麼要參與這個計畫就是關鍵問題?每個人背後的學習動機可能都不一樣,這是一開始就需要釐清的地方,包含每個人期待,以及想在團隊中扮演的角色?並設定合理、又有挑戰性的目標。

【調整方向】試著提供明確的學習項目、目標和成果。但過程中的溝通也不可少,因為一開始的學習動機執行到一半可能會有變化。

3. 遇到困難,是否能持續並有意願克服?

這是一個解決現實問題的專案,當然不會只是紙上談兵,除了執行會遇到的不如預期和困難,各種危機和變數更是少不了,這都有賴夥伴們主動去尋找各種參考範例和學習資源,是否能在面對突發狀況下去克服、尋找配套方案、評估各種做法的成效等,在這樣的高壓下,大家是否願意堅持達到目標?

【調整方向】除了一對一個溝通和釐清,「團隊氛圍」會是關鍵,試著塑造一個不互相怪罪、而是一起面對問題的環境。

4. 既然是團隊合作,就少不了「人的問題」

畢竟不是一人專案,當然少不了團隊(人)的問題,又因大多數是透過線上(文字或視訊)溝通,少了面對面的互動(肢體語言、接觸等實體的溫度),如果是原本不認識、或不熟悉的夥伴一起執行任務,很容易因為隻字片語產生誤會。

【調整方向】分工容易合作難,除了權責明確之外,人與人溝通的次數和頻率都不能省略,文字不如通話,通話不如視訊。

5. 「線上開會」本身就是一堂課

傳授知識為主的課堂,主要的學習來自老師教授。而這種「解決問題導向專案」裡,學習除了上述執行過程的「做中學」(研究案例、尋找學習資源、再不斷地調整修正),以及不只做事還要「做人」,還有一個同等重要的學習場域就是「開會」,包含如何報告進度、提出對的問題和拆解問題、找出可行性和解決方案、跨組的討論和同理等,這都遠比傳統師生一對多的課堂來得困難,考驗的是每個夥伴會前的準備以及臨場的思考反應。

【調整方向】線上開會的效率和時間掌控很重要,但會前是否能明確設定議程和準備事項更重要,多數學生在進入職場前,不見得懂的如何「開好一個會議」(其實很多大人也不會)。

6. 執行專案和學校上課的「頻率」很不一樣

學生在體制內很容易養成的習慣是,某門課是週一上課,週一上完後就是下週一再見,頂多週間挑一個時間複習或預習,也就是說通常是以「週」為學習頻率。但在職場上執行或管理專案,再慢也是以「天」為單位,不管手上有多少個專案,每個專案每天都要更新一次進度,尤其是只依賴線上溝通的時候,夥伴們是否意識到、或改變習慣很重要。

【調整方向】選擇合適的溝通軟體,降低大家溝通的門檻,並且要養成每日固定看訊息、回覆進度的好習慣,學習不能再分「上下課」,而是每天都在進行。

7.「學習效果」和「專案成果」之間的兩難

現實社會上的專案執行,最基本的要求就是「說到做到」,也就是大家討論好的任務,時間到事情就是要發生,就算遇到突發狀況也要即時提出、馬上討論應變。

不過,這次帶領夥伴執行的當下,遇到每一次困難、不如預期或遲交,我卻很難以職場的方式解決,因為夥伴並非員工或下屬,而每一次的變數也都是難得的「學習機會」,即便知道自己跳下來處理就可以解決,但卻不見得適合做這個選擇。一路到最後,我都不斷面對到底要以「學習效果」為重,還是以「專案成果」和效率為先的兩難。

【調整方向】目前還在摸索,因為不同專案、不同夥伴和團隊都是變因,這部分的拿捏該是一種藝術了吧。不過,若能培養夥伴主動問問題、主動求助、主動關心彼此,並解理解「專案成果」和「學習效果」之間的關聯,會有很大的幫助。

以上七點分享,可以發現雖然教學或執行專案有線上、線下的差別,但其實本質沒有太大的改變。值得探討的,反倒是在這種「做中學」的模式下,「Mentor」和「老師」有什麼差別?待此專案一個月完成後,也將進一步分享心得。

〔註1〕筆者本身具有多年網路媒體報導、時事評論、社群經營的經驗,長期關注教育議題;另一位Mentor于亦知則多年在外商、管理顧問公司服務,擁有問卷設計、簡報溝通與行銷和職涯諮詢等經歷。

〔註2〕Z星球是個由一群高中、大學生自行發起的「線上學習社群」,大家會在裡面自主發起的「學習計畫」。也就是說,在這樣的學習社群裡,沒有收學費、更沒有付薪水,兩個Mentor都是志工,也沒有上下的權力關係,完成專案更沒有學分或證書等外在獎勵、強迫。目前此專案即將進入下一個階段(問卷分析與撰寫報告/報導)。

若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訂閱我、或多支持claps👏🏻👏🏻👏🏻 
也歡迎分享
留言,期待與更多不同意見交流和討論:)


本文作者羊正鈺(小羊)受邀於【2021均優學習論壇】6/19早上10點「實驗大學來了嗎?」場次所分享的內容逐字稿。本場主題:2018年實驗教育三法修正後,高教可以辦實驗大學,但至今尚未有一所成立。本議程將探討台灣為何需要有實驗大學及目前發展現況。

召集人:陳爸|自學教父
主持人: 王婉諭|立法委員
與談人(依分享順序排列):
羊正鈺|雜學校 前客座主編
蕭典義|Only實驗教育 創辦人
侯采彤|台灣全球連結發展協會 實驗高教籌備主任
游舒帆|商業思維學院 院長

以下為作者受邀分享15分鐘逐字稿

大家好,我是羊正鈺,可以叫我「小羊」就好,我曾是關鍵評論網前新聞組主編,也是雜學校的前客座主編,七年多的媒體身涯主要關注社會與教育議題,未來希望致力於高教改革,目前在某間大學服務。

這裡有許多已經在運作或在籌辦實驗大學的前輩和朋友,搭配本場的主軸,我想從自己過去在媒體、現在在教育前線的角度來談一談:台灣為什麼需要有實驗大學?

今天,我想透過三個問題,跟大家分享三件事。

ㄧ、大學的目的

首先,我想邀請大家先回想一下,自己或身邊朋友的「大學體驗」⋯⋯

我們大多數人從國小到高中花了12年受國民教育,好不容易透過不同管道進入大學,錄取了一個符合社會期待、長輩滿意、自己免強可以接受的科系。

緊接著,就是拿到一個三到四年的必修課表,以及沒幾堂真的想修的通識課程,於是讀書、考試日子又得延續下去,只好在社團、球隊、談戀愛、BBS/Dcard、FTP/串流平台、Facebook/IG中尋找慰藉。

然後,一轉眼就來到大四,突然要面對就業市場了,才發現自己還不知道要做什麼、可以做什麼。有些人可能還沒大四,就決定繼續讀書考試、唸個研究所(拖一下時間);也有一些人會選擇,默默的按照本科去找工作。

(當然,我不否認,有不少人在原科系找到心之所向,或是跌跌撞撞之後也走出一條路,我自己就屬於後者。但這樣的人佔了多少比例?近年來那些休退學調查、多少人學非所用、又有多少人後悔當年念的科系,不用我來說了吧)

所以,大學的「目的」到底是什麼?

有的人說是培養「專業」,但這個專業是學習者自己想要、或有興趣的嗎?還是大人要的?業界要的?大學教的專業能滿足未來世界的需求嗎?有多少工作會在畢業後沒多久就被淘汰?而所謂的「專業」只有一種定義嗎?只有一種學習方式嗎?只有大學「教授」可以教嗎?

也有人說是要「學做人做事」「學會思考」,請問這些為什麼要到18歲念大學才開始?難道兩百年前的人只有私塾可以念、十幾歲就出社會、甚至一輩子沒有受過「教育」,就不懂「做人」、不會「思考」了嗎?我們的大學真的有在教這些嗎?多年來的「通識教育」、「服務學習」有成效嗎?

當然,我們都知道的事實是:工業革命後,為了大量培養「人力」,念大學變成多數人求職的敲門磚。

但,十年後,二十年後依然會是如此嗎?我不這麼認為。

二、大學的本質

我想問的下一個問題是,我們到底為什麼要念大學?

當一個人18歲了,還不想出社會,想繼續念個大學,他究竟要的是什麼?

我個人認為,是一個「友善學習的場域」。

什麼是「友善學習的場域」?我曾經在一篇專欄裡試著拿「圖書館」來比較。

麥特戴蒙在《心靈捕手》中飾演的主角曾說過一句經典台詞「所以你付一萬五(美金)獲得的教育,我花一塊五就可以在圖書館得到⋯⋯」。


很不幸的,台灣疫情在5月中進入三級警戒,各校的畢業典禮也被迫停辦(或只能線上);但幸運的是,看不到過去在畢業典禮丟學士帽、畢業生和同學家長合照等景象,倒是個難得的機會,思考「畢業」的意義何在?

1. 什麼是「畢業」?

全世界第一個畢業典禮來自於十二世紀歐洲的第一間大學,當時語言是拉丁語,那時的「universitas」是由擁有教學執照的masters所組成的公會,而「學位(degree)」和「畢業(graduate)」來自「gradus」,意指「步驟(step)」,也就是獲得學士學位後,下一步是碩士階段,讓研究生得以進入大學並獲得教學的許可。

也就是說,「畢業」的意思,就是從一個階段到另一個階段。

在日本,「畢業」(卒業)也延伸引用為某人完成某事而將離開。

不過,如果現在隨便找一個大學生問道「什麼是畢業?」,恐怕大多數的回答會是「四年內修完128學分就可以畢業了⋯⋯。」

為什麼會如此?因為在台灣,教育部對大學畢業的認定就只有一個「128學分」⋯⋯不管是延遲畢業或提早畢業都只看這個。

「學士學位畢業應修學分數,於學士學位修業期限為四年者,不得少於一百二十八學分;修業期限非四年者,應依修業期限酌予增減。」 — 《大學法施行細則》

2. 大學畢業代表什麼「步驟」?

過去那個時代,知識是由少數人所擁有,不需要也不可能人人都念大學。

不過,如今的台灣,若是以步驟來看,「大學畢業」代表的應是「離開高中」到「社會生存」之間的最後一哩路。

也就是說,這「最一哩路」要確保的是學習者能在過程中找到自己的價值(我是誰)、可以在社會上生存無虞(我想做什麼、我能做什麼)。當然,如果以上兩點在高中以前或離開高中後就清楚了,那也不見得有唸大學的必要。

過去的大學「畢業」,是為了往下一階段的學術或教職所設。以現在台灣的大學普及率來看,又有多少比例是走以上兩條路?

對於大多數不是走以上兩條路的學習者來說,現在128學分就可以畢業,有意義嗎?該是由老師或學校覺得你我可以進下一步,還是學生自己認定?或由社會或市場來決定?

當一個學習者選擇來唸大學,有一天,他覺得自己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,可能是走學術,可能是找工作(當員工),也可能是創業(自己當老闆),那就是離開(畢業)的時候。而這段時間可能長、也可能短,但不管長或短,似乎都不該由128學分來決定。

3. 大學是如何評估「學習」的?

聊過大學代表的「步驟」,我們來談談大學(或是學校)的「本質」吧。我想大多數人應該都同意,學習者到學校去,就是為了「學習」。

既然大學本質是「學習」,請問修畢128學分就表示學會了嗎?當然不能說128學分沒有任何意義,但可以確定的是,128是無法完整評估學習成效的。

為什麼呢?我認為「現代」的學習跟過去很不一樣,如今大多數的知識在書本上、網路上都可以自行取用,之所以要去學校「學習」只為了以下幾種:

  1. 除了自己學,也想找人一起學。
  2. 不只是學,還想找人一起實作,不管是做專案,還是像藝術、汽修等從做中學。
  3. 找人學(教),而這裡指的「人」,可能是「同儕」但擁有不同的能力面向,可能是校外的「mentor」,也可能是校內的「老師」。

而這裡的學(教),也不是書裡、網路上自己看就可以的知識,而是不同「人」對知識的理解和解讀,提供學習者不同的視角和視野,甚至是有能力推薦更多值得學習的「人」來教。

以上這種「學習」,才是這個時代的學校該提供的服務。而這樣的學習成效該如何評估?只靠現在的128學分可以嗎?四年是太長還是太短?

4. 市場眼中的「大學畢業」又是什麼?

我知道,有很多人會跳出來說,不要把念大學講的那麼理想。現實就是,大多數的家長付學費讓小孩念大學、小孩高中職畢業還要多唸一個大學,都只是為了同一個目的:「找工作」

那就先別管學校的「本質」這種高大上的議題。其實,大學畢業的「目的」,就是拿到一個找(好)工作的門票。

所以,128學分可以保證拿到那張門票嗎?錯了,我覺得門票跟128學分也沒關係。

128學分的背後,代表的是各門課程教授的教學內容。平均而言,同一門學科、同一門課程,各校教授教的應該是半斤八兩吧?(少數個案不在此討論)

但為什麼在就業市場上、對雇主來說,國立大學、或者說是台大的畢業證書,平均來說就是比其他學校的有用?

這背後凸顯了一件事,對於就業市場來說,即便教授的教學內容差不多,不同大學的128學分是「不等值」的。

明明教學內容差不多,為什麼最後會變成不等值?不合理啊。

其實,不等值的不是學分。

雇主沒說的真相是,他們看中的根本不是大學授予的那128學分,而是大學透過入學門檻挑進來的學生素質。

為什麼企業就是愛台清交成的畢業生,說白了,雇主要的是各大學四年前招生就幫他們篩選出全台灣1%的人才,至於學校裡教了什麼,根本不重要,反正招募進來都要全部重教。

也就是說,128學分是找工作的門票嗎?大錯特錯了,那張門票不是「畢業證書」,而是「入學證明」。

重點當然也不是四年來在大學唸了什麼書。對企業來說,你可以畢業當然好,沒畢業也沒關係,如果有完成過什麼厲害的專案、做過幾個不錯的實習、考過一些重要的證照,可能都還更有用。

這個,才是「大學畢業的真相」。

本文原發表於此,授權刊於《關鍵評論網》,社群相關討論可見此

若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訂閱我、或多支持claps👏🏻👏🏻👏🏻 
也歡迎分享
留言,期待與更多不同意見交流和討論:)


Photo by Sebastian Herrmann on Unsplash

隨著疫情發展,教育部5/18宣布全台大專校院及高中以下學校改採線上教學,雖然不確定這段時間會多久,但台灣的高等教育現場終於「被迫」體驗全面遠距教學,大學老師和學生也總算可以搞清楚「哪些課需要進教室?」「什麼樣的學習需要去學校?」「什麼是自主學習?」「在學校裡有可能自主學習嗎?」

1. 哪些課需要「進教室」?

其實,沒有一堂課是「一定要」進教室的,因為不進教室有不進教室的教法,或許更應該問的問題是,進教室的目的是什麼?不就是「學習」嗎?

想聽老師講課,線上不能聽嗎?想看到老師(還是讓老師看同學),線上也看得到啊?想學老師教的內容,很多網路上也找得到、甚至更好?有些實驗課、體育課需要實體器材和手把手才能教,或許吧,但那堂課上有多少學生是真的想學的?如果不是為了拿學分,恐怕五成都不到吧?

也就是說,那些在線上教,學生不會感興趣的課,回到了實體上課,也多半是假的,老師假裝自己的課程很重要,學生也裝作很想來上課而已。問題只是,學生敢不敢說?老師願不願意承認?

如果這這時候有個AI可以判斷每個學生在螢幕前的專注度,也不用每學期還要寫那些假的教學評鑑,馬上就可以篩選出哪些老師的課應該被淘汰(不值得學習)了。

最近跟朋友發起調查「全台灣大學生遠距學習亂象 👉 快來填問卷

2. 什麼樣的學習需要「去學校」?

當然拉,就跟進教室是為了拿學分,乖乖去學校通常也是為了拿學位。所以更應該問的是,去學校到底有什麼「好料」?

很多人都會談到,同儕環境老師,在還沒全面線上之前,同儕我在網路上就可以認識了,還可以認識的比學校更多更廣,唯一的差別就是有沒有實體見面培養感情罷了;要說環境,某些社團、參與活動、體育競賽的機會的確是到學校才有,不過線上之後的確部分受影響。

最後,就是老師的部分,扣掉學分和學位,學校老師真的有那麼「必需」嗎?那些學生真正想學的東西,除了少數的學術專業,大多數都可以在網路上或是透過業界Mentor來獲得,很多要考證照的去補習就夠了,而那些學術研究的老師可滿足的學生,恐怕並不多,之後會走學術的學生,就更少了。

嚴格來說,進學校的價值,大概只剩下同儕和環境,跟老師沒多大關係。

3. 什麼是「自主學習」?

很多人大概會說,以上說的都太理想了,真實校園的學生都很被動,還是得靠老師填鴨、排滿課程菜單才能在畢業前學到一點專業。的確,老師有千百種,學生當然有千百種,但「不自主學習」都只是學生的問題嗎?

我理解的「自主學習」,不是自己會學習、自己會完成作業或考高分,而是「當自己對某件事物覺得好玩、有興趣或有需求,會想辦法去接觸、學習的過程」,所以關鍵不是結果,而是過程;也不見得都很知道自己要什麼,只是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去嘗試的理由。

為什麼這樣說?因為我自己的學習歷程就是如此,大學前的填鴨就不用說了,基本上就是父母要求、只是為了升學而念書考試。到了大學,念化學系的我沒有一堂課我是想坐在教室裡聽的,即便後來考上一個自己以為會有興趣的研究所,依然沒幾堂課是讓我學習和成長的。

而我的學習和成長來自於什麼?自己看書、看小說、看電影,在球隊裡學著團隊合作、當隊長學著管理與領導;上研究所之後,我當班代當總召、辦活動、參加商業競賽、跟同學創辦網站、去新創/外商實習,自己不要臉的請教學長姐、前輩。畢業後的軍旅生涯、到非洲當志工、出去看世界。

上述這些,才是我成長的養分,這其中當然不是每個對現在的我都非常有用,但是在過程中,不是得到,就是學到。而從小到大,當了十幾年學生,還真沒幾個老師或課程,對現在的我來說是有價值的,當年那些坐在教室時的時間,我覺得才是最浪費生命的。

4. 在學校裡有可能自主學習嗎?

當然有,我認為校園裡最接近「自主學習」的其實是學生社團

在社團裡,是一群人對某個有興趣的事物聚集在一起(同儕),由該領域資深的人來教資淺的人,通常也不是紙上談兵,而是真的會去實作(環境),如果資深的學長姐不會,就去找畢業校友、找業界的前輩來教、來上社課,這些累積有可能只是「興趣」、也可能變成賴以為生的「專業」。

以上這些是否需要靠學校老師,多半不用。會不會受到線上影響,有的可能會,但既然大家自己有學習動機,一定會找到配套學習的方式。反倒是那些硬要學生上線、考試的老師和課程,才是該「檢討」的對象。

有些人可能會說,你講得真好聽,那些學生社團才幾隻小貓。

如此我倒是想反問一句,如果老師的課沒有學分、學校也不會給學位,坐在教室、螢幕前的人數會比社團多嗎?

遠距教學相關評論:

本文原刊於此,授權發表於《關鍵評論網》、社群討論可看此

若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訂閱我、或多支持claps👏🏻👏🏻👏🏻 
也歡迎分享
留言,期待與更多不同意見交流和討論:)


上次分享自己是如何療傷與重建,有朋友私底下問道,那段每天回家就被逼「跪著」讀書的日子,我難道都不會想反抗嗎?

其實,我從小就在跟家裡抗爭,反抗的事情從來沒少過。但我覺得有趣的是,回過頭看,在那些反抗的背後,我學到了什麼?

為什麼我不反抗「罰跪」?

小時候的我很皮(現在好像也是),除了常被打,也很常被罰跪,尤其是會被罰跪過夜的那種,只是,通常到了早上,我都是在床上起來的,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累到去床躺著。

國三那段一回家就得跪著念書的日子,要說我為什麼沒有反抗,或者應該說,當時的我,自己也發現這樣念書真的比較認真,因為跪著膝蓋會痛,自然就會想趕快把該念的進度念完。

所以,雖然被罰跪不開心,但我知道這招有效。那時候的我似乎有點懂了,有時候處罰是可以「被利用的」,「學習」是可以被逼的,小小年紀得我也沒想太多,考試考得好就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。

那一天開始,我再也不想被打了。

除了罰跪,小時候最常發生的事,就是被打,總是有各種理由被打,在學校太愛講話被「記名字」在黑板上要被打,被老師寫聯絡簿回家又被打,偷爸媽的錢被打,偷金石堂的金庸小說更是被羊媽毒打一頓。

印象最深刻的,是有一段時間,我也忘了是什麼原因,羊爸發明了個每天晚上睡前打五下,讓我反省自己當天有沒有做什麼壞事⋯⋯這種現在想起來莫名其妙的規矩。

直到高一,因為玩社團又跟家裡爭吵,羊爸再次拿著棍子要打,卻被我一把握住,把「兇器」搶走,力氣終於跟他差不多的我,再也不想被打了。

那一刻,我才突然懂了,事情做對還是做錯,其實自己最清楚,我不需要靠別人用打的來告告訴我是非過錯。打完之後,也不表示就不會再犯,最後的決定權,是自己有沒有想通,而不在於打與不打。

不一起出門就「關廁所」!

因為國小就在家旁邊,國中也是走路十分鐘的路程,我從小放學後,就不准去其他地方,只能「回家」。叛逆期的我,對於這樣的管束越來越反感,小時候週末還會跟爸媽出去,後來的我就是不想跟他們出去,「你們平日不讓我出去,我週末為什麼要跟你們出去!」

我很絕,但爸媽更絕,不跟他們出去可以,但他們也不讓我「在家裡爽」。於是每次他們出門,就把我關在廁所,照他們的說法,就是這樣我上廁所不怕沒地方,然後讓我帶一本書進去,即便如此,我寧願被關在廁所一整天,就是要「賭氣」不跟爸媽出門。

有人會說,廁所是向內反鎖的,爸媽憑什麼關我?他們也不笨,羊爸會在把門關上的同時,在門上的門縫塞一張紙條,如果我自己偷偷開門,那紙條就一定會掉下來。不過,他們每次一出門,我就馬上開門出去,鬼才會被關,然後我會花一小時研究,怎麼自己把門關起來,又可以從裡面把紙條塞回原位(用針線)。

等我試驗成功後,我就開始在家做我自己想做的事,看小說、看電視,家裡沒有第四台,我就跑去研究樓下的第四台怎麼接線,然後回來偷接隔壁的第四台來看。小小年紀的我就懂了,時間是我自己的,沒有人可以奪走,就算不讓我出門,也無法限制我非要做什麼,我就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考再爛,都「沒資格」重考!

高中三年我都沒好好念書,大學當然是考的一塌糊塗,我還記得當年聯考三天,第二天考完我就知道「剉屎」,第三天也不考了,跟幾個同學約了去北車的重考班「劃位」,在建如和儒林兩間談判出一個最好的條件。

回到家後,羊爸卻拒絕了,「考得不滿意就去當兵」,因為是我自己說要不要管我、讓我自己念的。當年重考一年大概要十幾萬,我哪有那麼多錢,也沒臉去跟爺爺奶奶借錢。後來成績出來,六科加起來總分180,平均一科才30分,分數低到我覺得亂猜都有剩⋯⋯

小時候,也曾經多次想離家出走,但一向謹慎的我,堅持要找到「安身之處」才敢走,結果好不容易跟同學談好暫住他家,結果同學的爸媽打來想說服我,要我別讓爸媽傷心,雖然理由都無法說服我,但事實就是我又沒地方去了。

就這樣,我又懂了,如果自己沒有能耐,又不懂得如何說服大人,我就只能接受現況,在現況的夾縫裡尋找自己的空間。從小就照三餐跟家人吵架的我,幾乎每天晚上睡覺都在想,自己又是輸在哪裡,下次要怎樣講才會贏,也造就了現在凡是想很多的個性。

小時候的我們,對身邊的環境總著有各種不滿,總是想要反抗,雖然不見得每次都成功,但也算從中成長不少。

長大的我們,依然對這個社會有諸多的不滿,這次又該如何選擇?

從小叛逆教我的是,多數人,只會抱怨環境;有些人,會適應和利用環境;但還有的人,是選擇改變或創造環境。

本文社群發表和討論可看此,授權發表於《天下獨立評論》

若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訂閱我、或多支持claps👏🏻👏🏻👏🏻 
也歡迎分享
留言,期待與更多不同意見交流和討論:)


這些年很多人在談「未來大學」,或是到底需不需要大學?我認為與其花時間討論改變體制,不如思考有什麼創新的可能性。於是就好奇地問大家「大學的本質是什麼?」,一時收到很多前輩和朋友在臉書上回饋

我原本想的是「一個友善學習者的場域」。留言中有朋友提到,那不就是「補習班」和「讀書會」,也有人覺得比較像是「圖書館」。

圖書館這個答案很有意思,我想到當年第一次看《心靈捕手》的震撼,麥特戴蒙飾演的主角在片中那句「所以你付一萬五(美金)獲得的教育,我花一塊五就可以在圖書館得到⋯⋯」。

所以,以下試著用「圖書館」來論述大學的價值,兩者究竟有什麼不同?

1. 更有學習的「動機」

作為一個圖書館,每個造訪者多半都抱著不同的目的,不管是想放鬆、打發時間,還是想沈浸在閱讀的世界裡,或是想尋找自己的興趣、進一步了解更多,也可能帶著明確的問題、想找到合理的答案都好。

就這一點來說,大學的確像是個圖書館,但又不只是個圖書館。這是個知識隨手可得的時代,離開了國高中基本科目的「磨練」,除了知識就擺在那兒,還要有人可以引導學習者:

帶他們用更大的視野看世界,有哪些有趣的議題值得探討?什麼問題值得去解決?有了學習動機之後,下一步是哪裡可以找到相關的學習資源?適合從哪裡開始學習?

2. 形成學習的「社群」

圖書館,是提供一個場域,可站可坐還可以躺著,有各種不同領域的樓層和空間,讓人們可以自己選擇想在哪裡閱讀。也可以把「知識」借回家,試著把部分的知識內化成自己的,再還回去留給下個有緣人。

同樣的,我認為大學不只是圖書館,學習「情境」應該不只是一對一(個人對知識),也需要多對一或多對多,也就是要有可以一起討論和彼此學習的「夥伴」。

這樣的夥伴,目的是要有助於學習。因為每個人學習的進度、速度、方式都不同,有不同的背景和興趣,也有不同的動機和目的,還有對該領域了解程度的差別,如何組成一個好的學習小組,我認為也是大學的價值之一。

這樣的學習小組,不見得是傳統地由老師挑學員,更應該由學習者來挑學習者,因為決定要跟誰一起學習的是「學員」而不是「老師」啊!也不見得一定要去「圖書館」,一起學習要能同時在「線下」和「線上」運作,也因此,經營好一個學習社群,也是大學的本質之一。

3. 創造學習的「保護傘」

我們什麼時候會去圖書館?有空的時候吧。那什麼時候會學習?也是有空的時候,這樣就不太好吧。

這也是大學和圖書館不同的地方,大學的本質,包括一個讓學習者可以安心學習的「結界」,在高中畢業和進入社會之間的一個「學生身份/學籍」,就像是一個「保護傘」,保護學習者在某段時間內,較無後顧之憂的學習。

不過,這樣的「保護傘」應該要幾年,一定要四年嗎?是不是每個人都要四年?如果只有兩年,大家的學習動機會不會更強呢?這個保護傘究竟是「保護」還是「溺愛」?「學習」和「畢業」之間又該是什麼樣的關係?這都值得進一步思考與設計。

4. 獲得學習的「證明」

這麼多人都去過圖書館、在圖書館學習過,為什麼沒有人說自己是「XX圖書館畢業的」?我想是因為大學本質還包括「提供一個表演的舞台」,這個舞台要讓學習者輸入之後,還要能產出、能實踐、能印證。

也就是說,大學不能像在圖書館只是悶著頭「學習」,書還回去就沒事了,還要能創造一個機會,讓學習者去嘗試、體驗和實作,從中找到自己的成就感、自信心,從中了解自己所學和世界、社會有什麼關係?確認能不能解決實際的問題?

累積了這些「證明」,才足以進入社會。

當然,這樣的證明沒有一定格式,只要覺得準備好、可以養活自己就夠了。大學扮演大多數人進入社會的最後一哩路,提供學以致用的舞台、跟外界接軌也是其和圖書館不同之處。

5. 學習成為一個「人」

一個人,從小就窩在圖書館,就如同現在年輕人,整天都用手機上網,有問題嗎?我是覺得還好,的確有人可以這樣就長得很不錯,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辦到。

因此我認為,大學還有一個超出圖書館能力的地方,就是提供一個環境,讓我們透過思辨、實踐來學習成為一個「人」,包含如何認識自己、認識情緒、認識關係、找到自己的角色和定位,甚至是同理他人。

當然,上述有的不是到了大學才要學,在人生的任何階段、在學校、社會和在家庭都應該學,可以確定的是,很難只靠圖書館就達到。

以上,是我心目中的5個「大學的本質」,也就是我所謂「友善」背後的意思。如果要我付「一萬五」而非「一塊五」去念一個大學,至少得滿足這些吧。

再回過頭檢視,現有的大學做到了哪些?

【註】本文以圖書館、而非直接用現有大學當標的,是因為不希望大多數人在大學的「既定想像」和「框架」下思考。我想做的不是改革現有大學,而是創造、想像一個符合時代趨勢、新型態的「大學」(姑且稱之為大學)。

本文社群發表和討論可看此,同步發表於《雜學校》

若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訂閱我、或多支持claps👏🏻👏🏻👏🏻 
也歡迎分享
留言,期待與更多不同意見交流和討論:)


Photo by Lacie Slezak on Unsplash

最近認識好幾位「課外」經歷豐富的Z世代,其中幾位「高二生」(包括自學生)都遇到同一個困擾,家長要求放棄所有課外的「活動」,好好念書拼學測考個「好大學」⋯⋯他們不約而同的來問我,以下分享自己的看法,假如我可以從來一次⋯⋯。(歡迎批評指教)

先說結論,我的建議是完全不用管學測,好好利用自己的時間去學習、去實作,最好能到社會上去證明自己有多少能耐。

但「不表示」這適用所有學生,我認為有三個條件:

1. 你有興趣的「目標」,是否非要念大學不可?

大學文憑貶值早已不是新聞,也是事實,但不表示會在一夜之間破產,我不否認有些特定「職業」還是得先爬過高等教育的高牆,例如醫生(醫學系)、律師和會計師(其實更重要的是考得到證照)、心理諮商師(要唸過相關研究所)等。(歡迎補充)

除非很確定自己未來要走這幾條路,其他的,有沒有念大學,念哪間大學,在這個時代根本沒有差。以我過去從事的媒體工作為例,面試、錄取看的是實戰能力,跟念哪間大學、什麼系的,一點關係也沒有,拿得出一份真材實料的作品集,比畢業證書有用多了。

2. 目前的「成績」和現實有多少差距?大學能滿足你嗎?

你是否在高中時期就找到自己有興趣的領域,並且已經有在「實作」。也就是說,不能只是停留在「我好像對XXX滿有興趣的」、「我覺得XXX好像很有趣」,而是靠著自主學習,已經開始運用所學去「實際操作」,並且有累積一定「成績」的人。

接下來,你需要做兩件事,其一,是找個業界相關領域的前輩,讓他看看你目前的「成果」,和業界水準的「差距」有多少?此舉可以同時印證你的自學能力和實作能耐(其實找份「實習」最快)。

其二,就是進一步去了解、研究一下,要精進你現在相關所需的知識和能力,是否有需要靠念大學來彌平?如果不能,那就更不用把考好學測、念個好大學當作是目標了。

3. 你敢搭訕陌生人、懂得跟「前輩」當朋友?

很多長輩都會說,大學最重要的不是讀了哪些書,而是獲得幾個一輩子的朋友和人脈。這個說法我不否認,因為我自己也是這樣走過來的。

但是,過去成功的模式,不見得適用於現在。我們當年的求學時期,網路並不普及,更沒有現在層出不窮的社交平台、通訊軟體,光是最近出的Clubhouse就可以讓一個高中生認識到矽谷大神,這在過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因此我認為,Z世代根本不用為了「交朋友」而考個好大學,交朋友有太多的替代方案,而且未來只會更多。重點是,不透過同班同學、各種實體的社團活動,你有沒有能耐在線上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;更重要的是,你有沒有勇氣去搭訕大你十歲、二十歲的前輩,去請益、去交換彼此的資訊和心得,甚至成為「忘年之交」?

如果以上三個條件都滿足,那我認為你不用去拼學測了,高中那些「鬼東西」念得再滾瓜爛熟,跟你未來的人生幾乎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
當然,以上這番話,大多數的父母可能聽不進去,因此真正的關鍵,是如何說服「大魔王」 — — 爸媽。好人做到底,我也免費提供以下三點建議:

1. 規劃一定時間內的目標和績效

當然不是一句唸書很無聊、我不想念了所以不想拼學測這種「幹話」,鬼才聽得進去。要走一條跟別人不一樣的路,就要拿出你的能耐,請明確作出規劃,未來這半年、一年或兩年,你會學哪些東西?你會做哪些事情?會完成什麼計劃?如何衡量成效?

沒有這些「計畫」,就不要幻想說服父母,更別說這只是第一步。

2. 找出實際的案例,用「證據」來說話

既然你已經有了明確的目標和方向,找個該領域的role model,去研究他的學習和工作歷程,用你自己的年齡和時間去推估,你跟他的差距在哪裡?為什麼你認為自己未來可以跟他一樣?如何做到?

最好的作法,就是找到至少一位該領域的前輩聊一聊,讓他了解你的「現況」,目標是讓他願意幫你「背書」,在你說服爸媽的同時,這位前輩也可以出面幫你溝通,父母或許聽不進你的話,但比較容易聽得進「同輩」的話。

3. 有高中畢業,就直接工作的勇氣和實力

最後,也最重要就是「為自己負責」。學生時期最無奈的就是,經濟命脈掌握在家人手上;而作為家長,最在意、最擔心的則是,自己的孩子有沒有能耐靠自己在社會在立足(這年頭,怕的是養兒啃老,不是養兒防老)。

既然你想走自己的路,那就不要怕面對「現實」,要有勇氣「背水一戰」。如果高中畢業,沒有機會到你有興趣的地方學習(不見得是間「大學」),那你有沒有能耐在社會上討一口飯吃?你吃飯的本事是什麼?你的規劃又是什麼?

如果你有此心理準備,有了底線、也有備案,家人就更不容易對你進行「經濟制裁」了。(是說教育部有個青年就業領航計畫,高中畢業先工作,政府還幫你存錢咧 XD)

最後,我也想跟「部分」父母說句話:

如果你的孩子是同儕裡的「outlier」,請不要再用社會上的「平均值」來給他建議、要求他,更不要把自己過去的成功模式,套用在下一代身上。

考到好大學才能找到好工作,這對一般人來說,或許還真的是如此。但對於一個「outlier」來說,逼他跟著「平均值」的人生走,那才是風險最大的選擇。

本文社群發表和討論可看此,同步發表於《關鍵評論網》

若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訂閱我、或多支持claps👏🏻👏🏻👏🏻 
也歡迎分享
留言,期待與更多不同意見交流和討論:)


Clubhouse在幾天內幾乎席捲了台灣網路、社群圈的話題,國外先是Elon Musk、緊接著是波多野結衣都陸續在上面「開房間」,也讓昨晚的使用者大喊吃不消。(別誤會,我是說伺服器不穩的部分)

先說結論,這篇不是要唱衰平台,但我認為現在只是Clubhouse的「甜蜜期」,說是「話語霸權」我覺得過譽了,不如來談談它到底會紅多久?沒加入會錯過什麼好康?未來會遇到什麼問題吧?

1. 哪些人會想玩Clubhouse?

國外有不同的情境,但就台灣來說,我覺得就是兩群人,一群就是KOL忙著去新平台搶流量紅利,就是我上一篇提到的「老人的新寵物」,有新玩具當然要玩起來,哪次不玩了?

另一群就是看熱鬧的,大神(Elon Musk)拉小神(網路、社群圈的意見領袖),小神拉平民,平民如我們就是大多數還沒求到邀請碼、只能在外頭看熱鬧的人。

至於什麼邀請制、乾爹乾媽這種操作手法,過去的社群平台都玩過了,沒啥好特別討論的。

2. Clubhouse是話語霸權?

至於有人說,在Clubhouse是一種話語霸權的展現,我覺得過譽了,為什麼呢?如果在Clubhouse裡面就好棒棒,這麼多意見領袖(KOL)幹嘛一天到晚在臉書截圖分享,啥時要開房間了、跟誰一起在房間、有多少人追蹤了?

事實就是,進了Clubhouse還是怕寂寞,要來臉書多拉一些朋友或粉絲去他的Clubhouse光顧。事實就是,Clubhouse比臉書這類型的社群平台更需要「有人陪」,臉書可以自言自語、潛水看別人的廢文,但KOL上去Clubhouse除了追大神,豈能忍受自己獨守空閨?

ps. 至於原本的KOL到哪都是KOL這不是很正常嗎,有料的人到哪都有料,只是Clubhouse更適合出一張嘴的人罷了。(IG的網美可能就無用武之地,但還是可以透過聲音⋯⋯你知道的)

3. 沒加入Clubhouse會錯過好康?

Clubhouse上會不會有好康,我相信是當然是有的。不過我認為「好康」分兩種,一種是你用得到的,一種是你用不到的,而用得到的又分兩種:

第一種是,真的想獲取話語權的人,不會只在Clubhouse講,做一樣的事誰不想獲得更大的成效,Clubhouse只會是其中的管道之一,大神沒那麼多時間開房間,多是小神在刷影響力。

另一種是,一些KOL在房間裡閒聊的分享或是觀點。網路上本來就一堆看不完也聽不完了,這麼多好康擺在那邊,你也沒因此飛高高或發大財,是有缺Clubhouse裡面的嗎?

4. Clubhouse會紅多久?

這幾天我已經看到身邊有年輕人開始玩了,寒假期間最閒的就是學生族群,估計過了春節,不只是老人的新寵物,也會慢慢加入一些年輕人或高中大學生的意見領袖。

目前為止,大多是網路圈、新創圈在玩的居多,有人的地方就有「政治」,所以我估計,照這樣發展下去,就會有一些新興的政治人物開始玩(現在已經開始了),一方面貼近意見領袖和年輕人,一方面顯示自己跟得上時代趨勢。

一旦邀請制解禁的越快,越來越多政治人物加入,支持者也陸續加入後,Clubhouse在台灣的甜蜜期就準備結束了,俗話說「韓粉(英粉)出征,寸草不生⋯⋯」。

5. Clubhouse會遇到什麼問題?

Clubhouse在歐美其實起步更早,既然是社群平台,當然也得面對多數社群平台都會遇到的問題:

紅利多>>>人變多>>>資訊太多>>>如何篩選>>>讓人又愛又恨的演算法就會出現了

KOL變多>>>流量高>>>伺服器不夠>>>燒更多錢>>>廣告(或其他獲利方式)就會出現了

人變多>>>商機就多>>>廣告/色情/意識形態/仇恨言論也會越來越多>>>審查就會出現了

功能有趣>>>大平台自己來做(或挖角、併購)>>>人流被分散>>>變成社群平台基本功能之一

以及一些Clubhouse特性會遇到的問題,例如「聲音」似乎更不容易審查?有人進房間鬧事、廣告怎麼辦?更多偏激言論怎麼辦?會不會劣幣驅逐良幣?

因此,我認爲現在Clubhouse的「甜蜜」是因為大多數是同溫層在玩,呼朋引伴當然好棒棒。

但社群就是社會的縮影,社會是多元的,人一多就會一定程度的質變,質變之後,平台當然不見得會消失,但多數「看熱鬧」的使用者就會慢慢離開⋯⋯最後,就看Clubhouse會長成什麼樣子?

不過,事實也證明,沒有飽和的市場,大家的時間再怎麼不夠用,都會擠出乳溝的。

6. 你又沒用過,憑什麼講那麼多?

那就先感謝指教了。

我是沒用過,但社群平台的發展本來就有共通性,我分享的是社群行為和趨勢,又不是使用者分析,跟有沒有用過有什麼關係?

沒當過總統,就不能評論總統?那台灣那麼多人是在哈囉?

ps. 我也沒說自己講得一定對,臉書發文就像Clubhouse開房間,我隨便寫寫,你也隨便看看,有興趣的就隨便留言討論囉 :)

本文社群發表和討論可看此

若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訂閱我、或多支持claps👏🏻👏🏻👏🏻 
也歡迎分享
留言,期待與更多不同意見交流和討論:)

羊正鈺(小羊)

大學念化學,碩士讀MBA,到非洲當一年志工後,加入媒體創新,關鍵評論網前新聞組主編、雜學校前客座主編,專注教育與社會議題,現於某大學服務,身兼多個學習社群Mentor,未來10年致力於高教改革。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